快乐生活
新闻资讯
地址:
电话:
邮箱:

行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老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总裁:贸易战明年结束
时间:2019-09-04    来源:   

方大为

中美经贸磋商一波三折,每一次变化都牵动着全球的目光。而在中美问题专家眼中,经贸只是两国关系中的一部分,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竞争加剧的原因以及美国现政府与中国打交道的方式,更值得反思。方大为是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中国公共政策中心创始执行主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总裁,他于1984年首次踏上中国土地,后曾专门到中国研究黄河,并在美国驻华大使馆任过职。近日,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美国目前的对华贸易政策大多缺乏内在逻辑,他相信,不管特朗普能否连任,2020年贸易战都将结束。

美国正从多个可衡量的方面感受到失败

环球时报:不久前中美双方才恢复贸易谈判,但本月初美国突然宣布将对剩余的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后又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会扩大为货币战吗?

方大为:特朗普总统似乎是在假设他可以通过向中国施加一定程度的压力,来迫使中国的行为发生重大改变,使中国在谈判桌上处于弱势地位,以及给自己参加2020年大选加分。但根据我的判断,这些假设都是错误的。特朗普的做法显然无法实现其既定目标。

美国政府目前的对华贸易政策大多没有内在经济逻辑。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的经济学家都同意这一点。美国当前的对华贸易政策纯粹建立在意识形态和政治考量之上,缺陷很明显。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在过去18个月里,美国的政策和立场经常变来变去,飘忽不定。特朗普的看法和政策常常在一周甚至一天内发生变化。

我不认为贸易战或关税战正在变成货币战。值得我们更加重视的是,贸易战本身反映了一些华盛顿精英深层次和意识形态上的担忧,即担心美国相比中国竞争力在下降。贸易战并不是中美关系的根本问题,而是一个更大担忧出现的征兆。

环球时报:美国领导人常将美国描述成最终会赢得贸易战的一方。美国真的正在从贸易战中获益么?您怎么看贸易战对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影响?

方大为:当前美国的对华政策正在多个可衡量的方面给美国带来失败。在特朗普任职总统期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升至历史新高,美国整体外贸逆差达到美国建国243年来的最高点,美国股市走软,美国人实际上正在交更多的税。据估计,特朗普发起的对华关税战已经让美国家庭每年的平均开支比2017年增加了800美元。成本增加,中国需求减少,美国企业、工人、农民都已经开始感受它们带来的更多的痛。

美中都不是贸易战赢家。从我前面所说可以很明显看出美国正在输掉贸易战。特朗普政府关税政策的无知显而易见。事实上,特朗普对中国说的是:“我将对自己的人民征税,阻碍经济增长,破坏股市,放弃数十亿美元的财富,直到你按我说的做。”

这不是一个成功的策略。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商界绝大多数人都反对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很多美国专家认为,美中贸易关系确实存在严重问题,最大的问题是贸易关系整体上不均衡,更有利于中国。但很少有美国人认同特朗普总统为解决这些问题而开出的处方。

“关税总统”还是连任总统,只能选其一

环球时报:2020年大选将对贸易战以及中美关系产生何种影响?

方大为:我想谈两点。第一,特朗普面临一个战略选择,他可以做“关税总统”,也可以做一个连任的总统,但他不能两者兼得。如果他继续当前的政策道路,会失去一些支持,而这些失去的选票,比如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这些地方,将使他输掉选举。为了赢得连任,特朗普必须结束贸易战,而且必须在2020年夏天之前结束。

第二,我想说,跟以往大选会刺激美国对华政治话语不同,2020年大选可能会对美国对华政治话语起缓和作用。至少迄今为止,中国还不是大选的主要因素。特朗普政府把中国看作敌人,把关税当作对美中贸易关系中存在的实际问题的补救措施,但很少有民主党人透过特朗普政府的棱镜看中国,并认同这些做法。

2020年大选会迫使特朗普调整他“伤害美国优先”的对华贸易政策。否则,民主党会轻松地从诸如亲商业辩论中获得政治加分——如果他们足够聪明地意识到这一点的话。基于这些以及其他原因,跟过去几年的动态相比,2020年大选可能会使美国的对华话语变得温和、缓和。

环球时报: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认为,美国对华强硬立场和中美贸易问题已引起公众对进入“第二次冷战”初级阶段的警觉,新冷战是否已隐约出现?

方大为:很多评论家在描述美中目前的关系和动态时用“冷战”作比,这并不奇怪。目前的美中双边关系动态中存在一些冷战元素,最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对华零和心态,中国被认为也持类似立场。但大多数定义美苏冷战的特征在美中关系中都没有。

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一,缺乏相当程度的整体军事敌意和力量大致均衡的两个军事联盟;二,美中两个经济体相互高度交织,即使贸易战已持续18个月;三,在近两年美国媒体和政治精英一直把中国塑造为敌人的情况下,美国对华舆论仍比20世纪80年代未之前对苏联的舆论要好得多。

美中在很多方面进行着激烈竞争,尽管这是个充满挑战的时刻,但这不是一场冷战,也不会变成冷战。

“修昔底德陷阱”已过时,只剩下纯粹的学术讨论

环球时报:为什么美国对中国的崛起如此焦虑?“修昔底德陷阱”真的避不开?

方大为:美国对中国崛起的主要担忧是:在一些美国人看来,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有能力并且可能有意图改变美国生活方式的国家。这个星球上没有其他国家拥有这种能力。这就是为什么一些认识到中国能力和不相信中国意图的美国人,会对中国的持续发展和崛起感到恐慌。

在我看来,美中不会注定成为朋友或敌人。两国关系取决于我们对对方的假设和我们的选择。如果美国将中国视为敌人,或者更糟糕地主动把中国变成了敌人,这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大和最悲惨的战略错误之一。

美中两国现在以及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一直会是强劲的竞争对手。但就像我一直以来公开说的,美中不是敌人。我希望双方的领导层明白这一点,并采取相应行动。至于“修昔底德陷阱”一说,由于核武器的出现和核威慑原则,自1945年以来没有记录在案的相关案例。当今世界,可以被描述为守成或者崛起大国的都是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因此,核武器已经使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过时,变成了纯粹的学术讨论。

环球时报:有人说美国的“红色恐慌”正在重现,您的看法是什么?

方大为:我不认为“红色恐慌”或“麦卡锡主义2.0”正在重塑美国,但这种心态正在以包括我在内的一些美国人震惊和担忧的方式,使美国放弃有限政府原则、市场经济、全球化甚至比较优势概念。

特朗普政府及其意识形态盟友正在呼吁对人文交流、学术交流加强控制,这与现代美国所有过去的实践相背离。不论这届政府任期多长,如果这种趋势在特朗普政府之后仍然存在,那么就有可能重塑美国,但现在还没有。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和经济政策给美国造成了相当大的破坏,但不是不可逆转的。

环球时报:一些美国鹰派主张将中国视为敌人,遏制中国发展,温和理性的声音能否帮助双边关系恢复健康发展?

方大为:当前在美国存在一场关于美中关系的战争。将中国看作美国的敌人并就这个话题塑造话语的人其实很少,但他们的声音很大。而在“麦卡锡主义”氛围下,温和的声音,比如支持对华接触的力量中,愿意承担风险公开叫板美国政府当前无知和自我毁灭的对华政策者相对较少,从而使得支持“中国是敌人”的人数看起来比实际多得多,而数量更多、更温和地认为“我们需要与中国一起工作”的人,看起来比实际少得多。

大多数美国人认为中国不是敌人,在评价美国对华态度时,这一点常常被忽略。在美国,沉默的大多数仍然把中国视为未来美国的重要利益相关者,是美国在一系列问题包括贸易上不可或缺的伙伴。

作为很重要的一部分选民,美国商界人士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正在危险地偏离正轨。由于特朗普政府适得其反和自我毁灭的政策带来的损害愈发明显,关于中国辩论的内容将会发生变化,温和的声音将占更大分量。

平息贸易战的方式不是经济的,而是政治的。我相信美国的政治进程将在2020年以某种方式促成解决方案。不管特朗普能否连任,2020年贸易战将结束。随着时间推移,美中双边关系将恢复到某种程度的正常状态,不是出于任何一方的利他主义,而是出于必要性,或者说,是因为两国人民的共同需要。